论坛提取 [关闭]
回复  49    查看  2502 只看楼主 打印

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 (不曾遗忘的过去,以此纪念七十年代的伤痛)

等我了解了中国的历史,我才知道nvguisheshen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wenhuadagemin衍生出的一个词。母亲告诉我,我的姥爷,隔村的二伯在当时就是被折腾致死的,四叔的病就是那时候落下的。最后好歹留了条命,只是这条命仿佛飘荡在另一个世界里回不来了,唯有行尸走肉。母亲说全村就他一上高中生,天天读书看报,写得一手好毛笔字,他自然而然被大家一致推举做了村里的会计,由于四叔为人善良,心直口快,在一次批斗大会上,四叔站出来为母校的老师说了一句公道的话,他立即被一群hongweibin列为chaishehuizhuyitai的跳梁小丑,他的脸被墨水涂黑,还被脱光了上衣,被人在背上写了四个大字“niuguisheshen”。他的家被抄了,书被烧了,还天天被牛拉着youjie示众。学识渊博的四叔受不过气,被五花大绑youxing了三天之后,留着一丝倔强的魂魄熬着,但每逢乡里村里召开村民大会,他就会被做为典型打击对象揪上台去,按照红卫兵的授意,对着下面黑压压的群众说:我是罪人,我是niuguisheshen!这样过了大半年,终在一天夜里,村里开批斗会的时候,他重复着这样两句话,来来回回地说着,说着说着就疯了!      
    四叔疯了。有进步分子说他是装的,要把他押在台子上一夜不放回,看他还装不装?四婶失魂落魄地跪在台下一直哭,嗓子都哭哑了,出不了一点儿声音,肚子里还怀着七个月的锋。村支书心软,联合乡亲们向红卫兵求情,磨蹭了大半夜,四叔才被四婶搀着回了家。四叔再出家门的时候就有了几个极端,不是吼着哭就是带着笑,哭的时候就大喊“我是罪人”,笑的时候面容很平静,象到了共产主义社会一样,满脸幸福之感。更多时候是他嘴里念念有词,仔细听来,很多时候都能听到“nvguisheshen”这四个字。      
    锋从记事起,就知道自己的爹是个疯子。我从记事起,也知道锋有个疯爹,所以我在他面前尽量不提他的父亲,而他也总用闪躲的目光,看着脚下的路,以一种回避的方式拒绝着乡亲们的同情、关心和施舍。


顶部

其实在我出生以后,ZHONG GUO己经开始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在伟人的世界里,WEN HUA DA GE MING实在是毫不起眼的决议错误,淡淡的两个字:“错误”,老百姓的包容就可以海量的不再说什么。可是在四叔的天地里,这是比天塌了还要大的灾难,他的病再也冶不好了!他的家再也不囫囵了!四婶从此没有再笑过,锋的脸上布满了恐惧和自卑,四叔活着,唯一的喜好就是打四婶,白天打,晚上打,隔壁女人的哭声,象一场噩梦,没有惊醒的时候。他打跑了四婶,自己独过后更加穷困潦倒。

      四叔一直靠兄长们帮衬救济度日,刚开始把自己关到屋里在青石上凿字,说要成为最有成就的雕刻家,大白天村落里还很喧嚣,倒也没啥动静,特别到了晚上,凿青石的声音从四叔的小窗户里传出来,缠绕在家乡的天穹之上,恰似一首怨曲,高高低低、深深浅浅地敲打着夜的黑暗和漫长。有时候,他站在自家的院子里大笑,边笑边背MAO ZHU XI 的沁园春。我会向他请教一些写作方面的问题,他讲得很有道理,但是颠三倒四的,写出来的字却十分优美,标准的楷体,功夫很深。

      自从大伯不准他再运青石回家后,四叔确实是困顿过一些日子的,但后来,他另辟奇径开始用大号的毛刷子蘸了石灰粉在院墙上写标语,家里的墙写满了,开始去外边写,学校、医院、镇gov-ern-ment的围墙上全是他写的标语,写的还是那些"MAO ZHU XI万岁”,“我是牛 鬼 蛇 神”之类,没过几天,他写的字会被人家用清水给洗净了,但他孜孜不倦,锲而不舍,白天写有人撵,他就晚上写。所以,一直等到我上了高中,我走在镇上,都能看到这些标语。我有个老师是搞美术的,他刚分到学校看到这些标语的时候发出了由衷的赞叹,他说,这字有功力,起锋有度,落笔有力。我说,那是我四叔写的!老师问,你四叔是搞什么专业的?我说,他疯了!


顶部

好像老家深山里的细流,脉脉淌来……


仰起头,太阳才能照在脸上!

顶部

四婶没有回来,她给四叔买了双新布鞋,托人送过来,说是让他好上路,母亲说四叔穿上四婶的鞋就安心了!我跟在送葬的人群中搀扶悲伤的母亲,一路之上哭天嚎地的,锋在四叔的坟前摔碎了老盆,终于完成了四叔的葬礼。就在那一刹,我觉得,锋己经是个大人了!他突然转过头来,看着我说:从现在起,我没有爸爸了!我的泪再次泉般涌出,锋一时又大哭起来,他趴在父亲的坟头上,众人拉都拉不起来......

      从葬礼上回来之后,锋生了一场病,大伯家照顾他了几天,才慢慢好些,他收拾完父亲的遗物,走的时候再次给我告别。我仔细的看着他:他有着高高的个子,宽阔的肩膀,微卷的几缕黑发贴在额头上,象卷来了异域的海面,波澜不惊,深不见底。他的五官端正而儒雅,神态平静而憔悴,一说话就把目光投向远方,眼神象极了远空的云,有一股郁色的潮湿,看见我,他会点点头,眉头上扬。锋告诉我,他明年就要高考了,要好好考试,给父亲争脸!我说,那是一定的!临走时,他送给我一个很好看的粉色发夹,说是小时候我老偷偷给他好吃的,他没有忘。我把发夹别在头上,但没过多久,我竟然遗失了!

      此后有两年,我没有锋的任何消息,也没有再见过锋。


顶部

往事不堪回首。。。


随风流逝

顶部

身边有似曾相识的故事


春有百花秋有月,夏有凉风冬有雪,若无闲事挂心头,便是人生好时节。

顶部

往事不堪回首


顶部

帮顶


[img=600,299][/img]

顶部

以清纯的心拍摄下一个质朴的年代,我们都曾走过,清姿辛苦了,等待你的下文就好像在怀恋自己的过去。有一种原生态的回归感。


我达达的马蹄是个美丽的错误,我不是个归人,是个过客.

顶部

期待下文。。。


随风流逝

顶部

点此查看下一页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请留下您的宝贵意见
请填写您的邮箱或手机,方便我们和您联系
邮箱 手机

感谢您的宝贵意见

最近浏览版面
最近浏览帖子